冰涩凝露*(- -)*

喜欢山田凉介,准确的说是我爱他

没辙--惩罚式开车 番外上(凉岛凉,甜)

我要刷卡上车啦

长发的S脸:


看了yuto 的表纸预告,我的岛受魂爆发,拼了半天图满足一下自己🤗


这章不虐,可以独立当岛凉小甜文看哒,姑且算番外吧 😈


==================================


“啊啊啊啊要迟到了!”山田凉介拽着穿到一半的裤子连跳带蹦地冲进自家卫生间。


看见站在镜子前面慢条斯理的刷牙的中岛裕翔就气不打一处来,抬腿一脚踢在他的屁屁上:“为什么不叫我!拍摄要晚了!”


“衣呆!”裕翔夸张的惨叫,转身搂过凉介的脖子,:“Good morning, 亲爱哒~” 带着牙膏泡沫的吻落在山田的唇上。


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沾了一堆泡沫,“啊啊啊你好恶心!”凉介打开水龙头拿水狠泼了几下脸。


裕翔也不生气,看着他的反应觉得还挺可爱的,嘿嘿的傻笑几声,心情愉快的打理了一下头发就走出卫生间。


今天是他们第三次和好后的第二天。昨天晚上两人久违的一起回了凉介的住处,虽说是一半人生都一起走过的老冤家了,但是久别胜新婚天雷勾地火,两人大干一场搞到凌晨才睡下。几个小时后又要爬起来去拍新单pv,只能说幸好年轻人身强体壮,不然哪能撑下来。


手忙脚乱的收拾完后两人一起到了摄影棚。


这一整天的拍摄凉介都精神萎靡,抓紧一切待机的时间躲到角落里昏昏欲睡。裕翔到是永远都精力旺盛到发泄不完一样拿着摄影机拍来拍去。事到如今山田已经懒得再抱怨人比人气死人了,明明昨晚自己是躺着的他才是出力的那个,怎么他就一点不觉得累呢?难到这家伙的HP条真的那么长?不不不,一定是因为我被做得太狠了,话说今天的大腿真是酸啊,想想这些山田就一肚子火。


裕翔看凉介又累又困的样子,倒是特别体贴的没来打扰他。最后舞蹈镜头快拍完才放开了,给他模仿最近新火起来的吉本艺人的段子,山田想瞪他又憋不住被逗笑,最后还是忍不住跟他一起抽疯。


裕翔心想喜欢对方这个别扭又没辙的样子的自己是不是太恶劣了呢。


嘛,反正他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于是这一点点罪恶感很快被抛之脑后。


拍摄结束后,两人又一起回到了山田的家。


这么多年的偶像当下来,两人都成了很宅的人,外出并不方便,工作之余就都是呆在家里。不算太累时,裕翔就研究相机,凉介则是侍弄花草,钻研厨艺;累得不想动时两人就一起看看电视,然后醒着的那个把先睡着的那个抱到床上去。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夜晚基本都是这样渡过的,大部分时候都很安静。


很多话,好的或是坏的,心知肚明,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于是没有交流的必要。


吃过晚饭,两人做什么的兴致都没有,裕翔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凉介像叠叠乐一样趴在裕翔身上,下巴搁在他的颈窝,牙关一开一合的磕着锁骨玩。


裕翔用手指沿着凉介的脸颊曲线描画着他的线条,眼睛,鼻梁,嘴角,一遍一遍。


“Yamada, 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裕翔呢喃似的说,另一只手紧紧地搂住了凉介的腰。


凉介听到这一句话,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憋住掉下来。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楚是感动还是难过。把头埋在裕翔的胸膛深吸了几口气,青草气息混杂着柠檬香的味道,让他蠢蠢欲动,过了一会才闷闷的说:“这一次还是我先示好的,你要怎么补偿我。”


裕翔被他孩子气的话逗笑了,把手收回来枕到脑后,问:“你想怎么补偿?”


凉介来劲了,拿胳膊支起上半身说:“我要你。”


裕翔听到这句模棱两可的话疑惑了一下然后用探寻的眼光看着凉介,精致的脸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一万座银河系的星光都被揉碎了化在他的眼眸里,波光潋滟。


于是,“。。。嗯” 裕翔从嗓子里低低地出了声。

















You're lucky

好甜啊

西硯:

推荐BGM:西野加奈 - Lucky




You're lucky, I'm your honey. 




中岛先生回到家的时候,喊了一声ただいま没有得到回应。


一楼客厅只开了大灯,电视没开,沙发上没有人。


厨房也没有人,桌上有包好保鲜膜的晚餐。


不会又在浴室里睡着了吧,中岛先生边脱大衣边往楼上走,觉得自己一定要在浴缸旁边放个闹钟,提醒太太每次泡澡的时候要拨好。


还要贴张不许带电子设备的条在闹钟上,买新的不要紧,太太要是伤心就不好办了。


结果路过卧室的时候看到没开灯,坐在梳妆台前的小小背影。


其实也不是没开灯,太太点了支香薰蜡烛,正对着她的蒸脸机做每天例行的美肤功课。可不对啊,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迈进房间说奥桑,奥桑,我回来了哦。拍拍细细的肩膀,转上来一张湿漉漉的脸。


中岛先生各方面都吓了一跳。


这个湿漉漉不是蒸汽喷的,完全是眼泪。


中岛先生赶紧蹲下来揽过太太问怎么了凉子怎么了,大衣还挂在手臂上。凉子扔了手上什么东西抱住先生的脖子,说这个男二真的好好哦都这样了还一直喜欢女主真是balabalabala……中岛跪在地板上,被太太抱着哭反而松一口气,大衣也滑到地上。


凉子絮絮叨叨说完,最后附带一句呜呜呜我真的好喜欢他哦。中岛拍拍凉子的背,松开来抹掉她脸上的泪水,捧着她的脸说,那你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我。


当然是喜欢你啊,凉子一脸不可置否。


嗯嗯,好孩子。摸摸她的头发,发现刘海都湿了,估计刚才的蒸汽都喷头发上了。


“你蒸脸的时候能不能认真一点,不要看漫画。”


“要你管。”




一会儿对又太太说,今天出外景尝到了很好吃的甜甜圈,结束之后店家送了些,觉得你肯定会喜欢就带回来了,下去一起吃吧。


凉子捧着脸,天啊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我怎么能吃东西会发胖的,然后跟着中岛往楼下走,说我给你热晚饭。


中岛被赶到客厅坐着,开电视看了几分钟广告起身去厨房,果然看到太太正叼着甜甜圈,手里还一个,看到他又把手里那个放回去,抖抖手上的糖霜,说这家店我上星期和侑李去过,做得太甜啦。


中岛哦了一声,坐下来拿起筷子说いただきます。低头扒了两口饭,鼻子闻到红茶的香气,抬眼看太太正往小奶锅里倒牛奶,咬着筷子想是谁说会发胖的,奶茶都煮上了。


明早称体重的时候不要怪我啊,中岛咽下一团饭。




洗过澡进卧室,看到太太脸上顶个面膜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穿着他的T恤,领子也不拉好,酥胸若隐若现。


想起还在交往的时候凉子接了个内衣广告,为了拍出更好的效果去健身房魔鬼训练不吃饭光吃木瓜鸡胸肉。中岛看她天天在他面前折腾,真正要拍的时候提说想去看看毕竟是第一次拍内衣广告,被凉子严词拒绝,说你要去了那些记者还不上天,写你就是个肤浅的颜控。中岛一摊手,没错我就是啊,气得凉子想扇他,可想想自己也是,手就收回来了。


最后还是没去成,但中岛光看没修过的片就觉得不行不行这胸这腰这腿只能我一个人看赶紧结婚,结婚。


中岛边回忆往事边摸上凉子的胸,刚好脸上的面膜机停了,凉子摘下来说,今晚不行,不行哦。


“你明天早上四点有通告,不行哦。”


凑上去嗅她颈间的味道,“没事,我起得来。”


“可是我起不来。”凉子扯扯他的头发,“明天晨跑就起不来了。”


“少跑一次没关系的。"


“不可以。”凉子捏住中岛的耳朵把他拉开,“不可以少的。”


凉子掀开被子窝进去,嘴上念着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我现在就是去超市买菜都有狗仔偷拍,上次碰到的时候我连眼线都没画。”


缩在被子里睁大眼睛看他,“我可是中岛太太,不能输的。”


太太这套理论中岛听到耳朵起茧,凉子每次都眼睛亮亮地说目标水谷雅子绝不是为了自己,你中岛裕翔必须有个漂亮优秀的太太呀,我可不能输。说到中岛没辙,只能随她折腾。


今天又被用这理由拒绝做爱,中岛简直痛苦着甜蜜。


早知道不带甜甜圈给你了。




这天中岛先生坐在餐厅里,早饭还没吃掉多少,咬着牛奶杯的边缘翻早上刚寄到的摄影杂志。才草草翻了三分一,就听到大门口开密码锁的声音。


中岛先生捧着杯子上半身往玄关方向探,看见了刚出门二十分钟妆容新鲜但垂头丧气的太太。


太太踹了高跟鞋,拖鞋也不穿,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大喊yutti,yutti。


中岛先生赶紧捧着牛奶杯站好,回是,凉子,怎么了。


凉子扁扁嘴撅起来,眉头鼻子皱都在一起。


中岛最看不得她这样,会有一种全世界都在欺负她的感觉恨不得揉进怀里哄出花儿来。赶紧上去把牛奶塞她手里,拨拨她有点乱的刘海。凉子抿了一口,开始絮絮叨叨口气委屈到不行。


中岛听半天算是明白了,银行卡折断了。


他忍不住要问,“你怎么把卡弄断的?”


凉子撅嘴,“你没听明白吗?就是一高兴,要插进ATM机的时候拍了一下就……”


中岛先生听完只敢在心里笑,还要发挥俳优技巧把脸上表情控制在很悲怆的状态,揽过腰安慰,“没事,没事,我们去银行换一张新的。”


“可那是我第一张工资卡……”


哦,那张卡。中岛想起来,太太说过那是她工作后的第一张卡,虽然收到的第一笔钱马上就取出来去买他的周边了。


天啊,这么一想真是意义非凡。


“卡呢?带回来了吧。”


凉子把杯子塞回去趴在沙发背上翻包,找出那断了两半的银行卡,一手拿一半,可怜兮兮地上目线。


然后中岛乖乖交上自己的卡让太太去买菜,再在她额头上留了个牛奶印子,搞得凉子红着脸骂他破坏自己妆容。




其实中岛先生十分乐意太太刷自己的卡,反正婚后他挣钱就是给太太花,所以他也会为不能经常陪她逛街而感到遗憾。


太太说他这完全是心态问题,要他只是普通会社员绝对不会老想着陪她刷卡,而且逛街的时候随便一个沙发位坐下就不想再跟着走了。末了又安慰他,没事,等你老了大概就没狗仔跟着你闲逛了,然后往他嘴里塞一只炸虾,“麻烦不要打扰我做菜了好吗旦那桑。”


中岛掐下虾尾舔舔手指,“可那时候你也老了。”


凉子炸蔬菜的动作不停,左手再抽一张纸巾给他,“对啊,我也老了,所以要麻烦你到那时候还继续约我呀。”


“还陪你去买口红吗?”


“你觉得我老了就不需要粉色系口红了吗?”




I'm lucky, you're my darling. 




=========


欢欢这歌太甜,甜到不行。


都唱了I wanna be your pretty wife所以依旧是中岛太太的故事,发现还挺喜欢写凉子的,大概还会有。


还可以复习一下上一个中岛太太的故事


然后我也得复习考试攒论文去了,难过😢

【薮光】关于游戏和被游戏.

上车啦

Atonement.:

一个关于游戏的脑洞
刷卡上车x
————————————————


八乙女光最近一天中理薮宏太的时间越来越少。


薮宏太十分怨念的看着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抱怨出声的人,他卡在这关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八乙女光对这款新出的游戏已经到了几乎痴迷的地步,一天中除了吃饭睡觉其他几乎所有时间都窝在沙发前打游戏。“hika我们一起出去吃宵夜吧!”八乙女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家里不是有吃的吗,出去吃多麻烦。”薮宏太依然不死心:“那我们去看电影!”“在家看就好了啊!……啊啊啊啊!薮宏太都怪你!我又死了!”他终于从游戏中抬起头来瞪着薮宏太:“你不要跟我说话!!”


自家恋人沉迷游戏完全把他当空气。
薮宏太很委屈。


不给他点教训看来他还真不把我当回事了。 





刷卡上车




大半夜的把八乙女折腾的累的够呛。


第二天从身边人怀里醒来惊讶的发现薮已经帮他打通关了。


这个人其实还是很温柔的嘛。


至于后来薮宏太跟着他一起沉迷游戏两人废寝忘食不务正业这就是后话了。



———————————————
拖延症越来越严重还被亲友逼着开车!感觉身体被掏空…
估计之后暂时就写写日常什么的了…小学生文笔…感谢不嫌弃看到这儿的姑娘w

有些人,有些事总会变化,没有人知道结局会是什么,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消散,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自己以为的一切原来那么可悲,友谊真的好脆弱,勉强来的都是最可悲的,两个人的关系一个人是不可能维系下去的,为了迎合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去改变自己,再也不会了,没有谁一出生就被要求改变,付出……一次,两次,三次,甚至四次,五次,六次,七次……没有意义的事情没有必要,既然无法回到从前,那么就结束吧!三年,人生会有很多的三年,人都会有不同的人生,三年我可以认识更多的人,也会有新的朋友,相信你也会有,那个三年的时间,关于我三年的记忆中的你的事情,再见。

花嫁(下)

NADH:

♥岛慧


上篇


————————
下篇


————————


题外话:


问个很绅士的问题。


哭的时候到底丨硬丨不丨硬丨的起来?


记得高中的时候挺困惑这个的,就去问了几个男性朋友,得到的答案都是“为什么会哭啊完全不能理解”,“没经历过类似的状况啊”,“不如说丨硬丨着哭不出来吧”……


所以……


至今为止这对我来说还是个谜……


虽然这样子的场面在漫画里还挺常见的……


但是仔细回想了一下在片子里好像都没怎么出现过……


so……


这篇文可能有技术性bug。


总之别介意,好吃就行(x

【薮光】欲擒故纵

小甜文,棒棒哒~

FZDZW:

八乙女光最近有点烦,还不是因为薮宏太这段时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态度极其恶劣,虽说上次跟他吵了一架,但也不至于这么小气吧,谁让他总是不注意场合,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还美名其曰那是充满爱意的眼神,我要让光一直被我的爱包围,还有什么你永远在我的视线尽头。借口,借口,一切都是套路!薮宏太自然被八乙女光数落了一通,看着眼前的金毛犬嘴巴都要委屈地撅上天,一脸被主人抛弃的可怜表情走出乐屋,八乙女光表示还是有一点点心疼的,但是,这种恶习必须改掉,做人必须要有自制力!!!(八乙女光我要反驳你这个观点,看见你,自制力这东西我就没有了😃)


自那以后,薮宏太确实把那赤裸裸的充满爱意的眼神收敛住了,八乙女光对此很满意,表示此人还是有救的,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露出那一副怨妇相啊!那个委屈的小媳妇样弄得好像我家暴了你一样,如果我要家暴你了,你还能健全地活在这里吗!!!!
除了时不时对自己露出的哀怨相,薮宏太这家伙最近还有想要上天的趋势。前阵子,本来说好了一起去游泳的,结果却临时放鸽子,不就是怕我嘲笑你的小肚子吗!!杂志上都那么干脆地露出来给多少粉丝看了,她们都没有脱饭,我还能嫌弃你不成??还有还有,这家伙最近一直拉着知念出去玩,又是约着出去跑步(结果还不是又放人鸽子)又是去游乐园海边的,你这只大灰狼不要去诱拐单纯的小娃了!!真的是,薮宏太最近绝对是吃错药了,不就说了几句就矫情成这样,想要上天就直说,我可以送你去外太空免费游荡一圈!!


八乙女光这个人说来也是奇怪,之前薮宏太来(骚)约(扰)他呢,他觉得烦,现在人家不理他了,他反倒觉得浑身不自在。正巧前几日,八乙女光在家随意地翻看杂志时看到一段看似很有哲理的话,说什么对恋人要主动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这样才能让对方更有勇气地与自己在一起。八乙女光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由于性格中自带的害羞傲娇属性,对于薮宏太那热(痴)烈(汉)的爱意,自己从来没有好好传达过自己的心意,难道这家伙因为自己对他的爱意斥责而受伤了?


出于对伤害了薮宏太一片真心的愧疚感,八乙女光决定展开爱的攻势(划掉),不就是主动一点点嘛,这有什么难的,偶尔也要给这个大型犬撒点糖嘛,这样才能把那个痴汉栓得更紧点。
最近的JUMP都沉迷于《The Walking Dead》,一有空闲的时间,不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讨论剧情,就是捧着个手机或pad在追剧。这天正好有音乐番组的收录,八乙女光趁着团员们都凑在一起打游戏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地移动到了正在化妆的薮宏太旁边。
“薮,《The Walking Dead》你看到哪一季了?”
“第六季了”
“薮看得好快啊,不过我也看到第六季了哦!”
“那光有没有喜欢的角色?”
“有啊有啊,达里尔好帅的说,贝丝也好漂亮的,可惜了。。不知道编剧怎么想的”说着说着嘴巴不自觉地嘟了起来。(这些都是编造的,借小光之口我来吐个槽,如果还没看到后面的,原谅我的剧透😂然后下面的也原谅我的再次剧透)
“不过幸好不是被咬死的。”
两人围绕着剧情和人物展开了一番的讨论,气氛渐渐地火热起来。对的,对的,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此刻的八乙女光心里都乐得泛了泡,看着薮宏太的眼神也温柔了几分。
“对了,薮,昨晚更新的最新一集你看了没?”
“啊?更新了?”
“对的,十二点左右吧”
“哦哦哦哦,好的”


接着,薮宏太拿出手机找到了资源,借着化妆的机会争分夺秒地补起剧来,而八乙女光就这样被晾在了一旁,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正盯着屏幕传神的三岁半宝宝,除了屏幕里偶尔传来的行尸的低吼声,两人之间静悄悄得仿佛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尴尬,迷之尴尬。
八乙女光自讨了个没趣,悄悄地离开了,心里不住地碎碎念,薮宏太,你居然为了补剧就不理我!说好的八乙女痴汉呢,说好的我永远在你视线尽头呢!骗子!行尸好看还是我好看啊!!!(八乙女光你最好看!😍)初步作战失败。


不气馁的八乙女宝宝决定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在杂志取材访谈时总是时不时地提一下薮宏太的名字,又是说自己最依赖的成员是薮,又是说为薮能接到与足球相关的工作感到开心,在团员的追问下,更是装作无意地透露出很久以前和薮宏太约饭的情况,也就是普普通通地聊了家常,也就是一顿饭吃了四个小时而已,也就是很平常的了,霹雳巴拉地说了一堆,边说着小眼神也染上了笑意,而且还“不小心”透露了两人以前趁着ヤンヤン录制空隙去吃饭看电影,服务员还把两人安排到情侣包厢的事情。不光是取材的斯达夫,就连大部分的团员,都被八乙女光的直白吓到了,但偏偏事件的主人公毫无动静,依旧对八乙女光保持着高(装)冷(逼)的态度,对八乙女光的搭话也会答应着,但话题一结束,两人又会再一次进入迷之沉默的氛围,八乙女光的直线球作战再次失败。


不行,不行,薮宏太,我就不信你不开窍。对薮宏太的态度弄得非常不开心的八乙女光决定抛下一个重磅炸弹。在杂志访谈上,八乙女光放出了下次要和薮宏太约饭而且还要去他家玩耍这番豪言,但对于八乙女光的豪言,但薮宏太觉得八乙女光不可能做出这壮举,交往这么多年来,两人单独出去吃饭的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每次光都会以害怕被拍到,不想在外面吃等种种理由推托掉。直到一天下午薮宏太接到光的电话,才发现光这次是认真的,看来计划通了。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周末,正是个适合窝在家里自我发霉的好日子,薮宏太哼着小歌从冰箱里拿出西瓜,正准备打开电视看前几日录好的足球赛,屁股还没有把沙发捂热,就接到了光的电话。
“薮,晚上有空吗?”
“有空啊,光有什么事吗?”
“那晚上出来和我吃个饭吧,我发现一家新开的料理店还不错哟”
“啊呜。。啊呜。。。”肩膀夹着手机,手上拿着勺子挖着西瓜不停地往嘴巴里送,口齿不清地回答着光,“光这么想要约偶次番了?”
“啊哈?你说什么?”
好不容易咽下一大口西瓜,用手拿住手机,眯眯笑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我说光为什么想要约我吃饭了?”
“没有什么为什么,你来不来嘛?”
“来来来!”
“那我等下把时间地址发过去”
“嗯~”


よし,作战成功,八乙女光笑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哼着小曲回到房间挑选着出行的衣服,而另一边的薮宏太早就乐得在沙发上翻滚了好几圈,就差没有对着窗户外大喊昭告天下了,哈哈哈,欲擒故纵这一招对小光果然有用,主动的小光真是真是太可爱了!!!
薮宏太按照光发过来的地址踩着点赶到了餐馆,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小角落,就看见一个带着帽子的人儿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椅子上,薮宏太笑眯眯地走到对面坐了下来,顺手把墨镜挂在了衣领上。
八乙女光莫名地感到紧张,手指玩弄着衣服下摆,眼睛也紧盯着桌面,高大的身影投影在桌面上,遮住了大半的光源,也让光的紧张隐藏在了阴影下。
两个人都默不作声,薮宏太也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玩着手机,看似在认真地浏览着网页,但其实眼睛止不住地偷瞄着坐在对面神情有些严肃的光。
八乙女光双手捧着茶杯,茶水的热意通过杯子传到了手心,光紧紧盯着杯子上飘荡出来的热气,然后小口小口地啜饮杯子中的茶水,这种如小猫咪喝牛奶一般可爱的样子,让薮宏太噗哧一声地笑了出来,也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你笑什么啊”
“没有什么,扑哧,哈哈哈哈哈~”这下薮宏太是真的大笑着出了声。
八乙女光一脸看着个智障儿童的表情无语地看着那笑得花枝招展的薮,心里默默觉得也许自己就不该主动。
“你笑够了没有啊”
看着八乙女光一脸看到智障的无语表情,薮宏太笑得更欢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哈哈。。。哈。好了好了,我笑够了”伸手揉了揉笑疼了的腮帮子,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几口。
正好服务员将两人点好的料理端上了桌,两人也不再说话,专心地消灭食物。八乙女光嚼着嘴里的饭,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那满足地吃炸鸡块吃得眼睛都眯成缝的巨型宝宝,咽下嘴里的饭后慢慢地说着:“薮,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啊呜。啊呜。。。好吃”听见八乙女光的问话,薮宏太咬着炸鸡块抬起头来,“话嘛,当然有了”
艰难地咽下那大块的鸡肉,喝了几口水缓缓后,含笑的眼睛看着对面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光,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粉红色的头毛,“光上次不是为了杂志表纸去做了一个黑金双层染发嘛”
“是啊,怎么了?”
“但,光隔了几天又去挑染了粉红色头发”
“啊?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但是。。。”把揉着头毛的手缩了回来,椅子也悄悄地往后挪了挪。
“但是什么?快把话说完”
“但是,光这样以后会不会秃头啊?!”
“什么,薮宏太!!你自己现在不也是一头金发,还好意思说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打算不要我了,是不是已经开始想着怎么甩掉我了,难怪我上次说了你几句你就不理我了,也不主动来找我了,也不看着我了,原来你!!好好好,找你的小年轻去!”八乙女光气得把筷子往盘子上大力一放,就起身准备离开。
“诶诶诶,光,别走嘛”薮宏太眼快地抓住光纤细的手腕,把人劝拉着回到位置上,“听我说完嘛”
隔着桌子在桌面上拉着光的手腕,认真地看着有些委屈的光宝宝,“我没有不要光,小光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舍得放你走,再说了,不管光以后变成什么样,都是薮宏太最爱的宝宝!”


手腕被轻拉着,偌大的空间里只有薮宏太那温柔的告白在回荡,而且还认真深情地看着自己,光觉得自己的脸正在蹭蹭地发烫。
“那你为什么最近都不理我也不看着我了?”低着头,声音有些委屈而闷闷地小声问着对方。
“你知道的我对你没有自制力的嘛,我怕我控制不住地看你你会生气,而且光对我一直淡淡的,我也会很不安的,我也想看主动的小光呢”
八乙女光默默地听完薮宏太的话语,叹了口气,伸出空着的手覆盖在薮握着自己手的手背上,“薮,你过来一下”
“光,怎么了?两人坐在一边不好吃饭呢”
吃吃吃,你还想着吃,八乙女光在心里愤念了一下。
“你过不过来”
“别急嘛”
薮宏太小跑步地一下子坐在八乙女光的身边,“光想要做什么”
“宏太是真的很不安吗?”
“是会有那么一点了,不过光有一直在我身边就很好了。”
八乙女光低着头把玩着薮宏太的手指,眉头紧缩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薮宏太也不说话,随着光玩弄着手指。
经过一番挣扎,八乙女光抬起头对上了薮宏太的眼睛,手抓住薮的肩膀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薮宏太顺势前倾,接着嘴唇上便感受到了柔软的触感,光的舌头穿过牙关,与薮的舌头交缠着,薮宏太在心里笑了笑,也不有什么大动作,将主导权完全交给了光。
激吻过后的光脸颊红透透的,把自己的头窝在薮宏太的肩窝处缓着气,薮宏太搂过光的肩膀,在耳边落下一个个轻吻。
“这么主动的光我真的很喜欢哦!”
“还有,光什么去我家玩?”
“啊!你这混蛋,你明明都有看杂志的访谈”
“是啊,不看杂志我还不知道光这么的欲求不满呢!”
“我哪有!!”
“光什么时候去我都很欢迎哦,而且我随意你处置😏”
“流氓~”
搂着光的薮宏太此刻只想感谢上次看到那篇如何让害羞的恋人主动的文章,欲擒故纵这一招对自家宝贝还真是适用呢!


END